爱花的牛

《爱花的牛》封面
作  者:
 
出版社:
21世纪出版社 
ISBN:
9787539141428 
版  次:
 
页  数:
 
装  帧:
平装
套  装:
单本
开  本:
 
所属分类:
幼儿教育
图书价格:
24.80 元
借阅费用:
2 U点/月
适合年龄:
3-6

内容简介

从前,在西班牙,有一头公牛名叫费迪南。其它的公牛都喜欢跑跑跳跳、互相抵角,只有费迪南不喜欢。他常常坐在牧场外那棵最爱的树下,静静地闻着花香。一天,五个陌生的男人来到牧场,挑选参加斗牛大赛的公牛,费迪南意外地被他们看中,带去了马德里。斗牛大赛开始了!观众们翘首以盼“凶猛之牛”费迪南的登场。可是他上场以后,却出人意料地坐下了,因为他看见了某种他熟悉而喜爱的东西……

编辑推荐

这是一部儿童图画书史上的经典作品。1936年在美国出版后,相继被译成了六十多种语言,受到全世界大小读者的欢迎。有人说这是一部赞扬反战精神的书,费迪南的形象可以看作全世界和平友好的象征;也有人说,这是一本赞扬个性的书,每个人都是独特的,我们应该学会接纳……大人有种种理解,但对于孩子来说,它首先是一个幽默有趣的故事,文字与画面完美结合,值得一遍又一遍地反复阅读。

 

作者简介

曼罗?里夫(Munro Leaf;1905~1976)生前写过、画过近四十本书,其中最具盛名的,即是与罗伯特?劳森合作的《爱花的牛》。
由曼罗?里夫所执笔的这本书,在美国是第一本被贴上“颠覆”卷标的作品。在西班牙内战期间(二十世纪三十年代),这本书曾经被禁;另外,它也曾遭德国纳粹列为焚书书单之一。
尽管命运多舛,《爱花的牛》还是静静地流经世代。它不仅被后来的大人肯定为是绘本中阐扬“反战、和平主义”的先驱,同时,也深受世界各地儿童的喜爱。

罗伯特?劳森(Robert Lawson)1892年生于美国纽约。幼时喜欢阅读胜于绘图、写作。原本立志要当一名工程师,但由于不喜欢数学,所以,此一儿时的梦想,始终未曾实现。
罗伯特?劳森于1911年进入纽约的美术学校就读。1914年,开始为一些杂志画插画。其间因逢战争,曾到法国从军一年。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,罗伯特?劳森回到纽约继续其插画工作。由于笔触灵活、风格幽默,故在当时颇受同业的注目。
罗伯特?劳森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才开始投入儿童书的创作行列。除了与文字创作者合作外,其中亦不乏有其自写自画的作品。

内容摘要

《给我花,不要给我战争》
评介:柯倩华(转载自 联合报 读书人周报88.4.26)
  《爱花的牛》(The Story of Ferdinand)是儿童绘本史上的经典。它于1936年在美国出版,至今被译成六十多种语言,跨越种族文化的疆界,受到世界各地小孩的喜爱。经过半个世纪,已被誉为“永不绝版”的儿童绘本。
  此书使作者里夫(Munro Leaf)和画者劳森(Robert Lawson)名垂青史,出版时却曾引起激烈的争议。它是美国儿童文学史上,第一本被标示“颠覆”的作品,当时许多人认为它暗中鼓吹法西斯、无政府主义和共产主义。三十年代西班牙内战期间被列为禁书,德国希特勒干脆把它烧了。另一方面,许多人赞扬它蕴涵反战精神,认为书中主角小牛费迪南可以当作和平主义的世界性象征。面对纷争,作者表示,他纯粹只是写一个让小孩看得很愉快的故事而已。
  故事由西班牙一只小公牛费迪南(英文原书名即是《费迪南的故事》)身上展开,它不像其它同伴跑跑跳跳斗来斗去,只喜欢独自、静静的坐在最爱的橡树下,闻一整天的

《给我花,不要给我战争》
评介:柯倩华(转载自 联合报 读书人周报88.4.26)

  《爱花的牛》(The Story of Ferdinand)是儿童绘本史上的经典。它于1936年在美国出版,至今被译成六十多种语言,跨越种族文化的疆界,受到世界各地小孩的喜爱。经过半个世纪,已被誉为“永不绝版”的儿童绘本。
  此书使作者里夫(Munro Leaf)和画者劳森(Robert Lawson)名垂青史,出版时却曾引起激烈的争议。它是美国儿童文学史上,第一本被标示“颠覆”的作品,当时许多人认为它暗中鼓吹法西斯、无政府主义和共产主义。三十年代西班牙内战期间被列为禁书,德国希特勒干脆把它烧了。另一方面,许多人赞扬它蕴涵反战精神,认为书中主角小牛费迪南可以当作和平主义的世界性象征。面对纷争,作者表示,他纯粹只是写一个让小孩看得很愉快的故事而已。
  故事由西班牙一只小公牛费迪南(英文原书名即是《费迪南的故事》)身上展开,它不像其它同伴跑跑跳跳斗来斗去,只喜欢独自、静静的坐在最爱的橡树下,闻一整天的花香。有一天,它不小心被黄蜂螫到,惊痛得大叫大跳,被误认为最凶猛的牛而载去马德里参加其它牛争着要去的斗牛大会。当全场热闹的观众和斗牛士都准备好要目睹激烈的对决时,费迪南只注意到女士们戴的鲜花。它在场中静静坐着,闻花香!最后被送回家,回到它最爱的地方,做自己喜欢的事。
  作者里夫在《爱》书中表现出经营故事的功力,获得书评家一致的赞赏。他以简短的文字,塑造出使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和幽默中带点儿滑稽的情境,使故事丰富而完整,有意在言外的寓意。这本书留名美国儿童文学史的另一个原因是,它常被绘本研究者当做图文合作无间的典例,绘者劳森功不可没。他以生动的图像,精确反映故事每一环节的情绪感觉,适切地诠释了作者的幽默感。
  劳森是二十世纪前半期美国儿童文学界最多产、最受注目的人物,能写能画。评论家把他的绘画风格和布局结构归为传统派,最推崇他对“线条”的掌握和运用,称他为“线条大师”。他以蚀刻(用针和酸在金属板上蚀刻图画)著名,线条流畅细腻,而且表现出质感和味道。他的作品被认为代表“美国文化的美感”,充分展示图像说故事的才能。
  他在这本画里,以看似平凡的线条勾勒出各角色不同的性格和每一页情境中的感受。费迪南从花堆探出头来、在空旷中独行、背对读者走向大树、静静远观比斗中的同伴,远远呈现孤独、安静、驯良的身影,却没有寂寞和凄凉。我们因此认识主角,也了解了它的处境。小牛们在草地上呈曲线式跳跃和排列,形成优雅的律动。费迪南的妈妈连续出现三页,母子表情十足,画面洋溢生动温暖的情感,不只证明“它是一个了解孩子的妈妈”,而且暗示了使读者(尤其是小孩)安心的亲子关系。牛妈妈挂着标示“母亲”的铃铛,是幽默的细节。但最逗趣的应是大黄蜂制造的四页特效:黄蜂大祸临头的样子、费迪南惊惶的脸部特写、飞踢在半空中的后腿,最后是费迪南惊吓中的全景:既被黄蜂螫到,又被误选为最凶猛的牛。一个画面兼顾前后两件因果相连的事情,是图像诠释的表现,也使画面之间连续顺畅。斗牛大会的场面气氛和斗牛士使出浑身解数的模样,则是“临场感”表现得最好的部分,或许也是小孩看了会哈哈大笑的原因。这本黑白两色绘本,在“简单”中蕴涵丰富,有层次、动感和情绪,让我们重新思考图画在儿童绘本中的意义。
  台湾从早期童书插画进入现在的绘本,并不是本土自然发展出的阶段,而是大量外来翻译作品涌入移植的结果,许多对绘本的观念有待讨论。强调“艺术性”倾向,有时使人忘记:好的儿童绘本不是因为有“美丽得可以挂在墙上”的图画,而是有“和文字一起为小孩说故事”的图画。作者和绘者之间的沟通,文图的紧密合作,是儿童绘本必要的特质。
  既然是服务小孩,那么在翻译时也应考虑小孩的理解和阅读方式。本书的译文不仅从作者的角度而言,忠于原著的意义和精神;显然也顾及小孩的角度,所以文句好看而且好听,能流畅自然地朗读出来,并以口语化的方式“讲”故事。如各斗牛士的介绍,把原来的专有名词转化为小孩可理解的说明,让小孩能不受文化和语言的干扰,欣赏故事所传递的趣味。这种“心中有小孩”的译法,既尊重原作者和画者的苦心,也拉近小孩与书的距离,对于以译作为主的现阶段台湾绘本市场而言,更是值得重视和鼓励的。
  这本书安慰了世界各地许多“和大家不一样”的小孩(和他们的爸爸妈妈),希望它也为台湾的小孩带来一些快乐。

页内插图

《爱花的牛》页内插图 《爱花的牛》页内插图 《爱花的牛》页内插图 《爱花的牛》页内插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