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福的提姆和莎兰(全10册)

《幸福的提姆和莎兰(全10册)》封面
作  者:
猿渡静子,芭蕉绿 
出版社:
新星出版社 
ISBN:
9787513309035 
版  次:
页  数:
全10册 
装  帧:
平装
套  装:
套装,共10册
开  本:
12开 
所属分类:
幼儿教育
图书价格:
168 元
借阅费用:
17 U点/月
适合年龄:
3-6

内容简介

  圆嘟嘟的身体、黑曜石一般的眼睛、粉红的耳朵和脸颊,这是提姆和莎兰,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小老鼠。自1989年诞生以来,一直是无数孩子的童年挚爱。提姆和莎兰在家人的关爱下成长,每天都有新鲜有趣的故事:快乐自在的玩耍、家庭的亲情传递、与邻里的交往、与新伙伴的相识……故事娓娓道来,笔调舒缓有致,读来就像是孩子自己身边的人和事一样,贴近孩子的心灵。字里行间满满的都是爱与幸福。    故事背后还蕴含着充满智慧的道理,孩子在享受阅读乐趣的同时,能自然地养成感恩、分享、乐于付出、积极探索等优秀的品格。在每一天的生活小事里培养出孩子的气质,水到渠成地帮助孩子的成长。所以,数十年来,无数爸爸妈妈把“幸福的提姆和莎兰”送给孩子当礼物。日本全国图书馆理事会、日本图书馆协会还把这套书指定为必选图书。

编辑推荐

  ★ 生活教育典范杰作,贴近生活的故事蕴含成长的道理
  ★ 画风细腻优美,在满满的幸福中让孩子更富气质
  ★ 日本全国图书馆理事会选定图书
  ★ 日本图书馆协会选定图书       

作者简介

  芭蕉绿
  日本著名画家,在日本早稻田大学学习历史期间,就特别喜爱绘画,于是一边打工一边努力学习绘本创作。随后她的作品陆续出现在信纸信封、报纸和杂志上面。1989年,“幸福的提姆和莎兰”系列的第一本《来自远方的生日礼物》出版问世,立刻赢得了从孩子到成人的疯狂喜爱。提姆和莎兰这两只小老鼠,也成为一代超人气绘本形象。
  故事里讲述了提姆和莎兰与父母、朋友、邻居的交流互动,把孩子们在成长中的身姿风貌用纤细的笔触、柔和明快的色彩精心描绘出来,画面营造的氛围温柔而优美,仿佛流淌着触动人心灵的脉脉温情。

目录

《远方寄来的生日礼物》
《欢乐的圣诞聚会》
《戴老头帽儿的哥哥》
《最最喜欢的野餐》
《来了一个新朋友》
《我们的秘密基地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《提姆和莎兰大反串》
《出发!一起去寻宝》
《森林妖精的愿望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《德姬太太的告别演出》

内容摘要

我们在家里野餐吧
  著名阅读推广人 阿甲/文
  春天来了,正是去郊游的好日子。最有趣的活动莫过于野餐了。带上一大块野餐布,一篮子美味食物,在生机勃勃的大自然里幕天席地,那是多么的惬意!我女儿也是个野餐迷,自从我们发明了用野餐的方式为朋友间的孩子庆贺生日后,她更是爱煞了这种活动,因为它还意味着美味的大蛋糕。所以当她听说了提姆与莎兰在家里野餐的故事后,更是有喜遇知音的感受。
  在家里野餐?没听说过吧。这是一本图画书里的故事,书名叫做《提姆与莎兰去野餐》。这是日本绘本名家芭蕉绿的系列绘本之一,讲的是一对双胞胎的日常生活故事,男

  我们在家里野餐吧
  著名阅读推广人 阿甲/文
  春天来了,正是去郊游的好日子。最有趣的活动莫过于野餐了。带上一大块野餐布,一篮子美味食物,在生机勃勃的大自然里幕天席地,那是多么的惬意!我女儿也是个野餐迷,自从我们发明了用野餐的方式为朋友间的孩子庆贺生日后,她更是爱煞了这种活动,因为它还意味着美味的大蛋糕。所以当她听说了提姆与莎兰在家里野餐的故事后,更是有喜遇知音的感受。
  在家里野餐?没听说过吧。这是一本图画书里的故事,书名叫做《提姆与莎兰去野餐》。这是日本绘本名家芭蕉绿的系列绘本之一,讲的是一对双胞胎的日常生活故事,男孩叫提姆,女孩叫莎兰。这天早上,提姆与莎兰一起床就特别兴奋,因为这是个野餐的日子。爸爸准备好美食,妈妈收拾好野餐的用具,全家人一起走向野外。他们在河边找到一块空地,铺开野餐布,摊开食物,用石头垒起炉架,烹水煮茶。可是正当他们准备开始吃美味的三明治时,天下起了大雨。一家人措手不及,只能收拾好东西,用野餐布遮雨,一路跑回家。真是扫兴啊!莎兰向妈妈闹着要打雨伞去野餐,提姆撑开伞当船玩,可不小心把它折断了,惹来妈妈一顿训斥。眼看着美好的野餐日变成一场别扭。这时,一个天才的创意诞生了——在家里继续野餐!地毯当作野餐布,屋顶当作天,厅房当作大海,全家人一边野餐一边“漂流”。提姆变成了一条鱼,沙发变成了救生岛……
  这对于孩子来说,是一个充满新奇体验的故事。更为绝妙的是,它是一本图画书,很难想象如果它不是个图画故事也能令人如此愉悦。这个故事的线索很简单,情节发展也很舒缓,如果作为一个纯文字故事,需要用大量的篇幅来描写细节才能让孩子获得相应的感受,而那样做又将是相当冗长而且沉闷的。
     幸好芭蕉绿既是一位作家,又是一位画家。她为孩子们绘制了一个美丽的春天,蓝天、大树、绿草、野花,无不在向我们传递着春天的气息。她为这场野餐的“准备”也是一应俱全,除了一般人能想到的野餐装备,她还让爸爸带上了清酒和报纸,还有妈妈的花篮,提姆的存钱罐,莎兰的小布熊。整个故事中只有四个人物,他们每一个都活灵活现。幽默风趣的爸爸,善解人意的妈妈,当然最可爱的要数提姆和莎兰。他们一早起来的兴奋劲儿,在野外欢天喜地,回到家里满肚子的不高兴,转瞬间又化涕为乐——画家将这一切描摹得惟妙惟肖,无论孩子还是大人看后,都感到十分开心。

  这就是阅读图画故事与阅读纯文字故事最大的不同!
    我们这些为人父母的大人,这辈子基本上是在文字中浸泡过来的。我们能感受到文字的力量,知道它能描摹几乎所有的形象、事件,它能议论、能抒发情感、能缕清时序、能阐发因果机缘。可是当孩子出现后,我们急不可耐要向她展示这个世界时,突然感到了文字的苍白。我们发现与其为她费尽口舌讲解,不如在孩子的面前放上一本美丽的图画书。与文字的表现能力相比,图画虽然难以表达时序、因果,难以直接阐发观点,但在直观描摹事物方面有着文字不能替代的表现力。
     优秀的图画故事书,通常是文字故事和图画故事的完美结合,图画并不仅仅是对文字的解释,除了能描摹文字难以描述的事物、形象外,它还能营造气氛,描摹场景,勾画动作,在文字故事之外,同时叙述一个平行发展或者交叉发展甚至逆向发展的故事,从而在整体上构成一个内涵更为丰富的故事。一位出版家用一个公式来表达:图画书不等于“图画+文字”,而是等于“图画×文字”。
  以“幸福的提姆和莎兰”系列里这个野餐故事为例。如果我们把它比作一个儿童家庭轻喜剧,作家兼画家芭蕉绿就是它的导演。文字构成了本剧的剧情简介和主人公对白,图画则是幕布、场景、灯光、道具和演员的表演。从这个角度看,图画的线条、形状、色彩、明暗,乃至绘画所使用的媒介,图书印刷所使用的纸张和最后的装帧设计,无不在这场演出中尽显作用。而我们读者,孩子和大人,既是演出的观众又是最终演出的参与者,在这整个的演出中以尽情的投入获得最大的享受。
  这大概就是图画书的阅读所独有的一种快乐。
  在《最最喜欢的野餐》一书中,故事的最高潮是全家人在家里一边野餐一边在想象中表演的部分。文字是想象的场景和动作——他们在海上划船、钓鱼,大浪冲过来,小船被冲翻,妈妈和两个孩子爬上救生岛;而图画却完全是写实的——他们坐在地毯上,爸爸拿扫帚划船,再系上一条绳子假装钓鱼,提姆口含绳子的一端假装被钓到,妈妈和两个孩子跳上沙发。这一部分,利用文字和图画的对比和反差形成绝妙的幽默效果。
  这就是典型的“图画×文字”,而不是“图画+文字”。它具有如此强烈的感染力,难怪令孩子如此着迷。如果你要为孩子读这本书时,别忘了在家里准备好野餐用具。

  圣诞老人晚上会来吗?

  著名儿童阅读推广人   阿甲/文
  圣诞节和新年快到了,中国的大都市里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氛,连女儿的幼儿园里都装点了两株非常漂亮的圣诞树。有一天回家的路上,女儿问我:“什么时候过圣诞节?”我回答说:“12月25日。不过那是外国人过的年,中国人过年是在春节。”她却坚持说:“我喜欢圣诞节,我也要过圣诞节。”我想多过个节日也没什么不好的呀。于是我说:“那我们先看看外国人是怎么过圣诞节的吧。”
  晚上,我们一起读一本《圣诞夜收到的礼物》。这是日本绘本名家芭蕉绿的系列绘本之一,讲的是一对双胞胎的日常生活故事,男孩叫提姆,女孩叫莎兰。这一本讲的是一家人过圣诞节的故事。圣诞节到了,提姆和莎兰和爸爸妈妈一起从商店里买回一株冷杉树,回到家里一起把它装点成美丽的圣诞树。可是听说要到爷爷奶奶家过平安夜,提姆和莎兰有点不情愿。虽然他们深爱着爷爷奶奶,但是如果平安夜不在家,圣诞老人会送礼物来吗?妈妈建议他们给圣诞老人写封信。他俩留下了一张纸条,旁边还放了一杯圣诞老人爱喝的牛奶和一碟点心,这才放心地离开。在爷爷奶奶家,他俩还见到了叔叔、婶婶和一个刚刚出世的小宝宝。一个大家庭渡过了欢快的平安夜。第二天,当他们回到家时,提姆和莎兰急不可耐地奔向厅里的圣诞树,那里依然温馨美丽。杯子里的牛奶喝完了,点心碟也空了,只是壁炉上的两条袜子变得鼓鼓囊囊……
  看到这里,女儿学着提姆和莎兰高兴地蹦起来:“圣诞老人来过啦!”
  对于孩子来说,这是一个充满美好期盼和惊喜的故事。而且恰好它是一个图画故事。它的故事线索很简单,情节节奏舒缓,如果仅作为一个文字故事,会是相当平淡的。画家芭蕉绿非常细致地描绘出每一个场景,从节日盛装的大街,到家里大厅温馨的布置,到爷爷奶奶家丰盛的平安夜宴席,处处浓墨重彩,色调温暖活泼,从头到尾洋溢着喜庆的气息。最为可爱的是两个小主人公,他俩先是不情愿地赖着不走,留下纸条后仍然满腹狐疑,到爷爷奶奶家后时而哈哈大笑,时而又惦记着圣诞老人直到伤心落泪,回家途中先是昏昏欲睡,回到家里又兴奋地奔跑,直到最后兴高采烈地蹦起来——画家把这些都描摹得惟妙惟肖,无论孩子还是大人看后,都感到十分开心。
  这就是阅读图画故事与阅读纯文字故事最大的不同!
    我们这些为人父母的大人,这辈子基本上是在文字中浸泡过来的。我们能感受到文字的力量,知道它能描摹几乎所有的形象、事件,它能议论、能抒发情感、能缕清时序、能阐发因果机缘。可是当孩子出现后,我们急不可耐要向她展示这个世界时,突然感到了文字的苍白。当孩子问及“如何过圣诞节”、“怎么做圣诞树”的时候,我们发现与其为她费尽口舌讲解,不如在孩子的面前放上一本美丽的图画书。与文字的表现能力相比,图画虽然难以表达时序、因果,难以直接阐发观点,但在直观描摹事物方面有着文字不能替代的表现力。
    优秀的图画故事书,通常是文字故事和图画故事的完美结合,图画并不仅仅是对文字的解释,除了能描摹文字难以描述的事物、形象外,它还能营造气氛,描摹场景,勾画动作,在文字故事之外,同时叙述一个平行发展或者交叉发展甚至逆向发展的故事,从而在整体上构成一个内涵更为丰富的故事。一位出版家用一个公式来表达:图画书不等于“图画+文字”,而是等于“图画×文字”。
    以“幸福的提姆和莎兰”系列里这个圣诞故事为例。如果我们把它比作一个儿童家庭轻喜剧,作家兼画家芭蕉绿就是它的导演。文字构成了本剧的剧情简介和主人公对白,图画则是幕布、场景、灯光、道具和演员的表演。从这个角度看,图画的线条、形状、色彩、明暗,乃至绘画所使用的媒介,图书印刷所使用的纸张和最后的装帧设计,无不在这场演出中尽显作用。而我们读者,孩子和大人,既是演出的观众又是最终演出的参与者,在这整个的演出中以尽情的投入获得最大的享受。
    这大概就是图画书的阅读所独有的一种快乐。
    再说回那本《欢乐的圣诞聚会》。你或许会有点奇怪,那两个袜子里的礼物到底是谁放进去的呢?你已经是大人了,你不会相信真的有圣诞老人。在前面的文字叙述中,我有意漏掉了一个细节。当提姆和莎兰一家人正准备开车离开时,妈妈突然想起忘记拿准备给奶奶的点心,于是爸爸匆忙回到家中,取回了点心盒。这个细节在整个故事里只是两句话,还有图画中爸爸的一个狡黠的眼神。到故事的末尾也没有任何补充交代,只有图画中的空杯子、空碟子,还有两条鼓鼓囊囊的袜子……
    你知道圣诞老人是怎么来的了?嘘——千万别大声说出来。我可不希望女儿这么快就不相信圣诞老人呢。

页内插图

《幸福的提姆和莎兰(全10册)》页内插图 《幸福的提姆和莎兰(全10册)》页内插图 《幸福的提姆和莎兰(全10册)》页内插图 《幸福的提姆和莎兰(全10册)》页内插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