舒比格作品系列:月亮上的孩子

《舒比格作品系列:月亮上的孩子》封面
作  者:
 
丛书名:
舒比格作品系列
出版社:
 
ISBN:
9787536566880 
版  次:
页  数:
30 
装  帧:
平装
套  装:
单本
开  本:
12开 
所属分类:
幼儿教育
图书价格:
18 元
借阅费用:
2 U点/月
适合年龄:
7-10

内容简介

“说声再见,月亮上的男人离开了家门。他们的家其实就是环形山里的一个山洞。黑黑的天空就是屋顶。”幕天席地,在本书中变成了现实。在月亮上行走和生活,也在本书中变成了现实。本书极富想象力,文字优美,画面极美,看着真是醉了!《月亮上的孩子》是舒比格迄今很美很有诗意的绘本,讲述月亮上的男人有一位妻子,也有一个孩子。有一天,这孩子把父母留在月亮上,独自去了地球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你看完这本书就明白了。本书2013年被评为德国受欢迎的7本童书之一,2014年荣获魔笛文学奖。

编辑推荐

文作者于尔克舒比格和画作者阿廖沙・布劳都曾获得过各种殊荣,如今联袂出击,真是“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”啊!他们俩强强联手、倾力打造的这本迄今叹为观止的绘本《月亮上的孩子》2013年被评为德国极受欢迎的7本童书之一,2014年荣获魔笛文学奖!真是太赞了!

这本精美的绘本以诗意的文字、美妙的图画和想象力丰富的故事,照亮了梦想与现实,让人爱不释手,心向往之~~

同事们一见样书就争先恐后地踊跃索要,而且个个不吝赞美之词。我在感到自豪的同时,也有责任向亲爱的读者们推荐,因为:

这是天底下本质的幸福生活,

这是心底深处的柔软亲情,

这是瑰丽迷人的远方梦想,

这是暖人心脾的生命牵挂,

这是值得回味的一次心灵之旅,

这是值得体验的一场视觉盛宴!

一言以蔽之,美到没朋友!


于尔克・舒比格的书适合反复咀嚼,细细玩味,可以翻来覆去地看一辈子。小时候看,你看到的会是好看、好玩、好笑;长大些看,你看到的会是有趣、幽默和富于想象力;长大了看,你看到的会是精彩、澄澈和爱。

于尔克・舒比格的作品经常让人看得目瞪口呆,看得忘乎所以,看得爱不释手。他站在孩子的角度,以一种异想天开的童真,加上一点点对工业化社会和生活的恐惧和茫然,细心地聆听、触摸和感知这个巨大的世界。那一段段短短的文字,映照出属于孩子的灿烂的幻想和混沌懵懂的感受,瞬间直达心底,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共鸣……


作者简介

于尔克舒比格:

1936年生于瑞士苏黎世,2014年卒于德国。1965年在大学里学习过日耳曼语言文学、心理学、哲学。大学期间,就发表了第一部文学音乐独角戏剧本,此后经常在德国和瑞士进行独角戏演出,他为电台和电视台编写节目,撰写剧本和电视剧,并发表小说,但重点是写故事。大学毕业后先后从事过多种职业:在法国南部和科西嘉岛当过包装工、伐木工、园艺工人,当过卡巴莱喜剧演员,也曾做过编辑和出版人。后来当了心理治疗师,同时也为孩子和成人写书。

舒比格写的大多是稀奇古怪、令人深思和富有哲理的故事。他获得过许多殊荣:代表作《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》1996年获德国青少年文学奖、瑞士青少年文学奖。绘本《白熊和黑熊》2008年获德意志青少年文学提名奖。同年,他获得国际安徒生文学奖。绘本《月亮上的孩子》2013年被评为德国最受欢迎的7本童书之一,2014年荣获魔笛文学奖。

目录

说声再见,月亮上的男人离开了家门。

他们的家其实就是环形山里的一个山洞。

黑黑的天空就是屋顶。

内容摘要


这是一本奇特的童书,有奇特的故事和奇特的画。喜欢它的人只是喜欢得要命,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;讨厌它的人理由就简单多了:看不懂!几年前,一个孩子很郑重地告诉我:“大人根本看不懂这本书。”六年前,它曾经在大陆出版过,卖得很糟糕,于是绝版了。经过非常艰难的努力,最近它终于再版了,插图、排版设计更接近原版风格,只可惜新的译文逊色了几分。不过我们还得说:它是本好书!

――阿甲


挂在公牛角上的喜悦飘呀飘

梅子涵

书店里在卖着一本书叫《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》。我的学生买了一本送我,我一翻就欣喜,又去买了送人。所有被我送的都欣喜,打着电话说它有趣,为儿童写书也可以是这样的,我们都完全没有想到。同是写作的人,但是的确相距会很大。有的人只会那么写,按祖先树立的榜样来写,有的人却会想到可以这样。飞翔的灵感总是高许多的,飞翔的灵感才会在空中与祖先比翼相见,因为祖先那时的创造,树立榜样,也是灵感飞翔起来才有的,而在泥地里走,走得不好看就不说,还听得见叽咕叽咕的声音。祖先听见了声音就往下看,心中不再奇怪,难怪自己在空中会那么孤独,原来后辈们只会走不会飞的。

当然谁说后辈们只会走的呢?这位居住在苏黎世的叫于尔克的作家,每个故事都写出了点飞翔的姿势,不像小说,不像散文,不像童话,不像寓言,可是你又会觉得有点像这,有点像那,各种各样的影子走到了一起,我的叠在你的头上,他的屁股又和你的屁股模糊在一起,这番挤挤挨挨的好玩相聚,就让人坐进了一个新鲜的奥菲利娅影子剧院。

一只生了重病的狮子在这影子剧院里。它大吼了一声。大吼了一声怎么样呢?结果这吼声冲向远方,缠挂在一株荆棘上。吼声当然要想办法挣脱荆棘,但是它越用力就缠得越紧。经过几个小时、几天、几个星期之后,它才终于挣脱。它赶紧跑回去找狮子,但是狮子已经死了。

挂在公牛角上的喜悦飘呀飘。狮子不在了,但是狮子的吼声还在,你说这怎么办?吼声是一定要有落脚的地方的,吼声如果没有落脚的地方,那么它就发不出来。所以现在狮子的吼声很焦急。没有另外的狮子愿意换声音,因为声音总是自己的好。其实如果羚羊想要这个吼声倒是很有好处的,羚羊如果换上了它,只要一张嘴,那么它还怕谁?问题是,羚羊自己最怕狮子的吼声,如果换上,一吼,那么首先吓得拼命逃跑的正是它自己。

于尔克就这样故意地让他的想象缠挂在逻辑的荆棘上,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地表达着乐趣表现着智慧。

最后,狮子的吼声被小老鼠要去了。就是说,现在小老鼠不再是吱吱吱叫了,而是只要一吼,声音就也会被远处的一株荆棘挂住,而且还会把树上的果子震落。那个已经不在小老鼠喉咙里的吱吱声呢,失落归失落,还是很为小老鼠自豪。因为你想想,小老鼠以前之所以不被当回事,想打就打,想捉就捉,不就是因为它只能吱吱吱吗?你现在再试试!别闹着玩了。

死神会来找每一个人。就是说每一个人都会死去。现在它来找小女孩了。它说,小妹妹,来,跟我走吧,时间到了。可是小女孩正在做作业,她说,再等一下,我必须把家庭作业做完。5×?=40,5×8=40,3×6=?3×6=16,错了,死神说,是18。

谁说的?怎么会是18,小女孩坚持自己是对的。

是18,死神又重复了一遍。

你怎么算的?小女孩问。

死神只好一步一步,慢慢解释给小女孩听。

小女孩继续计算。6×7是多少?42,死神回答。那么9×8呢?9×8是多少,死神忘了。虽然死神以前是班里算术最好的,可是现在毕竟忘了。小女孩说,没有关系,我去问老师,老师知道。如果你明天晚上再来,我可以教你,你学会了9×8等于多少,你就又会成为班里算术最好的人。第二天,死神又来了。小女孩告诉它,9×8=72。结果死神又成了算术最好的人。死神告诉小女孩,今天是她最后的期限。可是小女孩告诉死神说,今天老师又布置了新的作业,她要把作业做好。而且她还让死神帮她一起把书桌收拾干净,她喜欢在干净书桌上做作业。

小女孩一直在干净的书桌上做作业。死神只好来了又走。究竟是死神不忍心把一个一直在做作业的女孩带走呢,还是努力的本身便是意味了生?

于尔克没有在他的故事里特意地摆弄这一类的哲学,这是我在理解。这也是有能力阅读这本书的孩子们可以隐隐觉出的。

这种哲学在女孩走遍世界各地寻找帮助的时候也出现了。她希望找到一种叫“帮助”的东西。结果她在森林里遇到了野狼。野狼说,它没有这种东西,不过公牛可能有。野狼带着小女孩找到公牛,公牛说,我虽然没有这种东西,但是山上那个高大的女人可能有。可是结果高大的女人也没有。这时,下起了暴风雨,而且打雷又闪电。小女孩、野狼、公牛和高大女人心里都充满害怕,想,怎么办呢?他们就紧紧地站在一起。暴风雨过去了,四个互相帮助了的刚认识的朋友又被探出了头的太阳照到。野狼快活地抖动全身。女人开始跳舞。小女孩则把湿透的衣服脱下来,挂在公牛的角上晾干。

我阅读的喜悦也就被挂在了公牛的角上飘啊飘。

上面说到了,于尔克一个个的故事写得什么也不像。我现在要补充一句,其实这话我这一两年里真是四处在说,这就是: 如果儿童文学写得什么也不像,那么儿童文学就可能真像儿童文学了。儿童文学不仅只是写一些真真假假的故事,文体的规定也最好真真假假一点。只有真真假假了,思维的活泼才有更自由的程度。“放学之后,我和哥哥一起到森林里去玩,看到一只猫在树桩上哭。我们决定把自己变成一匹狼。这当然要花一点时间,变成一匹狼不是那么容易的,最后我们成功了。我变成狼的大嘴巴,哥哥变成狼身体的其他部分。我们走到那只猫面前问她: 你怎么了?那只猫回答: 我迷路了,我要回家。来!我带你回家,哥哥和我一起说。那只猫其实是一个小女孩。我们把小女孩送到她家门口,喵她又叫了。哥哥就把自己变成一条手帕,我摇着手帕和小女孩道别。”

你说这叫什么?如果把它只写成“小说”,或者只写成“童话”,那么有现在的好玩吗?

书里还有十分有趣的图。可惜的是,有趣的图总没有办法被说得有趣。所以我只好识相地跟你说再见。“再见!”我要大声地说。它是不是比狮子的吼声传得远?可是又不会被荆棘挂住。

当你明明已经从一条大船上掉入了海中,当你现在明明是在一条小船上,那么你不要拎不清,看不出生活正在重新开始。我们常常都会遭遇这种“重新开始”的。它是很坏的事,但是你要面对。

“学这些的时候,都要一听见命令就得跑,等你自己有了船以后才可以慢慢走。”这是人生的规矩,也是你能够学会的原因。

――梅子涵《阅读儿童文学》


喜欢得没法说

――刘绪

这一本书,真是让人从心底里喜欢。那样一种想要分析一番却无从下手,但又能隐约而真切地感受得到的人生体验;那样一种不温不火的稚拙的叙述,让你一边读一边就会笑出来,而实在又讲不出多少笑的理由。我说的是德国的于尔克舒比格的故事集《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》,书中配有德国名家贝尔纳的很精美的插图。

书是借来的。我看了一篇又一篇,全部看完了,又回过头去看,而重看比初看更有味。一边是爱不释手,一边就到处跑书店,但哪儿也没有。于是想到:好书未必都好卖。或者干脆说:真正的最好的书,往往倒是不畅销的。

还是尝鼎一脔,体会一下书的原貌吧。书中最后一个故事很短,全文如下:

洋葱、萝卜和西红柿,不相信世界上有南瓜这种东西,它们认为那是一种空想。南瓜不说话,默默地成长着。

没了,就这么两句。初看没什么,好在很短,那就再看一遍。于是看出点味道来了,大概洋葱、萝卜、蕃茄个头都差不多大吧,相互你看我,我看你,看惯了,看久了,不相信还会有更大的东西了。而南瓜更绝,它采取的是“不争论” 的办法,这就让人忍俊不禁。不知不觉间,还会去读第三遍,这时才注意到文字之上还有插图――那么大的南瓜!沉稳,却又充满动感,仿佛还在长!我的心,就是在这一刻,被作者征服的。

这可以说是儿童文学,但也可以说不是。在瑞士和德国,它获得的都是“最佳青少年文学奖”。它可以读给两三岁的小孩听,但大人也会为它着迷;其实真正能体验其中妙处的,还是有一定人生阅历的大人。我一直认为,能让成人和儿童都喜欢的,才是理想的儿童文学。要做到这一点很难,老实说,安徒生也不是每篇都能做到(其实,这位童话作家更照顾到成人那一头),而本书在这一点上堪称典范。

再随便地读一篇吧。《狮子的吼声》,写一头濒死的狮子大吼一声,吼声飞出去,挂在树上了,一时回不来,等它急急忙忙挣脱回来,狮子已经死了;吼声没地方去了,到处找主人,一个小老鼠毫不可惜地把自己的吱吱声丢掉,要了狮子的吼声;吱吱声没人要了,便在附近山坡上找了一个空的老鼠洞,就在这里住下了;“吱吱声每天都在等待令人惧怕的老鼠吼叫,它每天傍晚都会穿过原野…… 地面震动,树上长了蛀虫的果子会掉下来。我的狮子!吱吱声小声叫着,然后总是在近乎幸福的赞叹声中入睡。”

不知别人怎么看,我在这吱吱声中读出的是一种执着而近于愚的爱,它不分地域地、永恒地存在着,我想这就是母爱。这些故事,就这样在不经意间,密密地蕴蓄着深长隽永的人生的意味,让你在笑的时候,鼻间酸酸的,而心里却暖暖的。


舒比格的书,是一位智者对世界的严肃思考,而这位智者,在长大的过程中并没有把童年丢掉,所以他才能既像个孩子那样锐利地观察这个世界,又像个成年人一样对世界感到深深的无奈,于是最后,他再次回到童年,用近乎任性的方式完成对现实世界的超越。如果你童心未泯,舒比格就一定能让你震撼;而如果你对童年念念不忘,舒比格也足以唤起你的温暖记忆。

――南方都市报《舒比格:可能是现在最伟大的童话作家》

于尔克舒比格是个擅长做白日梦的人。我仿佛在浏览一个童心未泯的智者的白日梦。他也怀旧,也不满现实,但他不愤怒,不故作忧伤。他只是在自己的世界里,做一个孩童,吐露着智者的呓语,做着他的香甜的、幸福的白日梦。

――中华读书报《智者也做白日梦》

武林中最厉害的招数是没有招数,童话里最有意思的童话是“没有意思”。 用周作人的话说,最好的童话是在于那有意味的“没有意思”。最有意味而“没有意思”的作品当属舒比格的童话。

――网易新闻《于尔克舒比格:一种胡说八道的童真》


页内插图

《舒比格作品系列:月亮上的孩子》页内插图 《舒比格作品系列:月亮上的孩子》页内插图 《舒比格作品系列:月亮上的孩子》页内插图